主页 > 产品报道 >21年前女婴掉包‧七夕齐庆生日‧两家人多了女儿视为缘份 >


21年前女婴掉包‧七夕齐庆生日‧两家人多了女儿视为缘份

21年前女婴掉包‧七夕齐庆生日‧两家人多了女儿视为缘份(马六甲3日讯)21年前在医院被搞错而掉包的女生黄歆婷和傅楷芯,几经辛苦下终于找回各自的亲生家庭,并于两年前各自相认。上週六是中国七夕情人节,两名女生也手牵手一起庆祝了21岁生日,两家变一家,双倍的家人,双倍的幸福。这项庆生会是在位于淡边的傅家举行,亲朋好友都出席,村民也对这段佳话给予祝福,纷纷祝福两家人。虽然女儿出生时被掉包,但两家人却视这为一种缘份,就像各自多了一个女儿。他们在去年就相认,不过一直保持低调不愿接受媒体的採访。不分义女养女上週六,两名女生庆祝生日,在获得她们的同意下,邀请了媒体参与生日会,也畅谈两人的经历。只见两个寿星女在21岁的蛋糕前合照,一同切蛋糕,还有很多亲戚“争着”拍照,两人也穿着同颜色的服装,代表着他们特殊的经历。双方家庭的父亲黄娘进和傅佑发都认为,感觉上两个都是自己的女儿,并没有义女或养女之称,自己像是多了一个女儿。首次面对媒体的黄歆婷和傅楷芯,谈起自己的经历直呼第一感觉是“不可能”、“无法接受”,但两人两年来都有保持联络,也有一起去旅行认识“原本应该认识”的亲戚,重新认识彼此的家庭。验血揭被掉包黄歆婷说,自己是13岁那年在学校的一场验血活动,发现自己的血型是B型,但家人全都是O型,她最直接的感觉就是惊讶,然后焦虑,每天都有不同的想法。“因为上了生物课,知道血型的不同的意义,但是第一感觉也认为一定是医生搞错。后来,家人带我到私人验血中心去检验,他们却不让我知道结果,所以我心里知道医生没搞错,我自己不是这个家庭的亲生女。”她说,有一次妈妈紧紧的抱着她说,“你是我永远的女儿”。因为妈妈的这一句话,她把事情埋藏在心里,没有对父母说出自己的感受。一直到两年前,她19岁时,买了一本B型血的书本来阅读,这次轮到小妹问她,为甚幺她的血型和家人不同。“我就跟我小妹说,我跟你们是不一样的,我不是爸爸妈妈的亲生女儿。”当时妈妈刚好在门外,就进房和女儿们聊天,期间问了歆婷要不要找她的亲生父母。“我知道逃避不是办法,总有一天要面对,心里也明白,其实父母也想找回自己的亲生女儿,所以就答应了。”她说,她从来没有想过要离开现在的这个家,只是为了想知道对方过得好不好,仅此而已。黄父不强求带女儿回家为了让傅楷芯专心考试,去年双方家庭首次见面时,黄娘进并没有与楷芯相认,他形容这是一种折磨,不过他从来没有想过要把楷芯带回家,因为他深知,女儿在另一个家庭长大,也已经习惯,是不能要她突然改变的。“当时我和太太包红包时,原本想包大封一点的给楷芯,不过担心她起疑心影响考试,所以还是作罢。”太太叶秀群则说,女儿歆婷自小就与其他兄弟姐妹不一样,比较文静,也比较乖巧,当时她心里就一直有这种想法:“这个女儿和其他的女儿不同。”不过,她总是告诉自己,是自己想太多,因为一直以来她都将歆婷视为己出。开不了口要求妹妹告诉女儿当第一次听到女儿有可能被掉包,傅佑发打从心里觉得不可能,但对方一直说孩子想找到自己的亲生家庭,于是答应见面。“第一次见面,我最直接的想法就是`真的有可能掉包了’,因为对方的女儿长得和我的太太很像,而我自己的女儿又长得跟对方的太太很像。”他说,他和弟弟两个家庭所生的孩子,都是以男丁居多,女儿就只有楷芯一位,所以楷芯自小就是大家的宝贝,受到保护。“我最担心她突然知道自己被掉包的事,会承受不了,所以一开始没有跟她讲清楚,自己也开不了口,只好要求我妹妹跟她说。”他直言,从来没想过这种只有“看戏才有的情节”居然发生在自己身上,他与太太刚开始也很难接受,所以两年来一直保持低调,不愿与媒体见面。“这次是因为大家都觉得事情已经是事实,是应该接受的事实,所以让记者来採访。”如今,他坦言和自己的亲生女儿还要时间慢慢培养感情。他只希望两个女儿都能快快乐乐,心里不要有任何压力。太太黄椿媚则说,得知孩子被掉包后,其实她心情很複杂,想知道亲生女儿过得好不好;后来得知歆婷在另一个家庭过得很好,她也就放心了。对于事件最后以皆大欢喜作为结束,她倍感高兴。歆婷:家人双倍幸福双倍今年适逢21岁生日,也因为黄歆婷再过一个月就要前往台湾深造,于是两家人趁机隆重的庆祝两人的21岁生日,也藉此机会“公开”宣布两家人的奇遇。“有双倍的家人,是双倍的幸福。”歆婷认为,两家的父母想法都接近,都是开明的人,所以觉得自己很幸福。歆婷比楷欣早出世6分钟,不过两人并没有以姐妹相称,反而更像是“特别的朋友”,所以都是直呼名字。歆婷说,她第一次与傅楷芯对话,是楷芯先拨来电话,“当时她一直在电话里哭,说自己接受不了。”不过,歆婷慢慢的与楷芯对话,分享自己的经历,两人后来破涕为笑,也因此继续联络。黄歆婷说,第一次见到自己的亲生父母是去年大年初二,当时感到非常尴尬,因为大家都说她长得像亲生妈妈,她却觉得一点都不像。楷芯:难接受真相但不生气傅楷芯是这起事件中,最后一个知道真相的人,因为父母担心她接受不了,所以等她考完试,才由姑姑慢慢的告诉她真相。她说,从小她就觉得自己很幸福,加上自己的血型是O型,与妈妈一样,所以根本没有产生怀疑。去年大年初二双方家庭见面时,傅楷芯还被蒙在鼓里,父母只告诉她去见一个失散多年的朋友,所以当时她只称自己的亲生父母为“安哥”、“安娣”。在知道真相前,父母和家人都不时跟她提起一些戏里掉包的剧情,还透过姑姑来问她,如果是发生在她身上,她会有何想法。“当时我没有很在意,因为觉得根本不可能发生在自己身上。”楷芯强调,知道真相后她并没有生气,只是觉得惊讶,非常难以接受,也感觉难以言喻。“中学时就有朋友说我和家人长得都不像,但是我也没有放在心上。”她说,由于去年才相认,她对亲生父母的感觉还是非常陌生。不过她在怡保读书,亲生父母有时也会到怡保找她逛街。至于与歆婷的关係,她就直说,两人其实都是被动型的,也很少主动联络对方,不过当然也有保持联繫。沈同钦自喻红娘助牵线甲市国会议员沈同钦在庆生会上被要求致词时,将自己形容为“红娘”,为黄傅两家牵线。他说,今日能够看到两家人开心地一起庆祝女儿们的生日,他感到特别开心,因为两家终于变成一家。“这或许是已经注定的缘份,因为有了21年前的美丽误会,才会让21年后的今日有美丽的结局。”傅家婆婆喜得2孙女庆生会上,傅家婆婆张房妹(75岁)整晚都高兴得笑咪咪,当有人找她和孙女们合照时,她都很开心的接受。她笑说,很感谢沈同钦找回了她的孙女,两个都是她的孙女,她一向来就跟楷芯一起生活。她认为掉包是一种缘份,现在让她多了一个孙女,让她非常开心。“我第一眼就看了,就知道歆婷是我的孙女,因为她长得跟我媳妇很像。”新闻背景腾出产房闹掉包事件来自甲州瓜拉的黄娘进是于2012年10月时,透过甲市国会议员沈同钦,在报章寻找亲生女儿,当时怀疑接生院是不慎将女儿和别家的女儿掉包,也希望能够协助女儿找回亲生家庭。当年,妻子叶秀群在接生院待产时,突然发生一宗紧急事件,一名产妇痛得已临盆在即,院方只好将他安排出去,腾出产房给该名妇女生产。他们相信,就是这样发生了掉包事件。经沈同钦的协助下,双方家长于2012年12月第一次见面,过后即有保持来往。而两名女生是在去年华人农曆新年的大年初二第一次见面。‧2014.08.03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